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审判研讨
家事审判模式的新探索
作者:李霖 乔谦  发布时间:2017-08-10 11:06:54 打印 字号: | |
  论文提要:

    “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事案件中应当对身份关系予以特殊保护,家事案件事关法理,也有剪不断的亲情。在新形势下,婚姻家庭案件数量呈逐年增长趋势,且案情渐趋复杂,为维持家庭稳定及社会和谐,对抗式诉讼程序已不适合处理家事案件。本文从审判实践为切入点,以家事审判的实践需要为中心,探索家事审判新模式。

    全文共 6500  字。

     主要创新观点

     家事审判是解决家事纠纷的程序,属于特殊民事诉讼程序。对家事审判的性质、程序上的特殊需求等仍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实务界普遍还没认识到家事审判的特殊性,审理中基本是沿用财产案件的审理规则,如对抗式诉讼模式、“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规则等,这明显不利于对当事人隐私的保护,不利于家庭的和谐、社会的稳定,程序的空白和法律规定的不完善已不能胜任家事审判的实践需要。本文以司法实践为切入点,对传统家事审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家事审判的价值进行剖析,并从家事案件专业化审理的需要出发,探索家事审判程序的特殊需求,提出家事审判应有别于普通民事审判,适用符合家事纠纷特点的专业化家事审判模式,增设婚姻家庭心理引导、教育制度、确定适应家事审判特点的诉讼证据规则及家事案件不公开审理原则。

     一、家事审判的特点

   (一)家事审判的概念

    家事案件一般涉及身份关系、财产关系、夫妻、父母、子女以及情感伦理,家事纠纷涉及确定身份及基于身份关系而产生的纠纷。家事纠纷构成比较复杂,涉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容易受到个人情感、生活环境、社会舆论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在家事案件审理中,不仅要遵循婚姻法、继承法的相关规定,还应考虑当事人的身份地位、经济状况、生活现状、受教育程度及当事人的意愿、态度等具体情况,作出综合判断。

   (二)家事审判的特点

   1.家事案件审判中部门法交叉问题多,需较强的法律综合运用能力。

    当前,婚姻家庭案件中需要解决大量的财产争议,这些财产方面的问题又可能同时属于物权法、合同法等法律的调整对象,由此导致家事案件审判中婚姻法与其他部门法的交叉适用与衔接问题表现较为突出,在司法实践中引发了较大的争议,亟需我们加以重视并统一解决思路。

    2.家事案件的处理追求情理法的融合,需尊重风俗习惯。

    习俗、道德与法律是人类社会的三大主要社会规范,其历史渊源、演进、功能以及相互关系是社会学的重要内容。[蒋功亮:《作为社会规范的习俗、道德与法律》,载于《法制与社会》2015年第4期。]风俗习惯是一种自发形成的行为规范,被众多人了解、接受并长期遵循便成为风俗,通过反复不断的实践而转化为人们的习惯。这些风俗习惯虽然不具有法律上的强制力,但仍然是社会一般公众日常行为的准则,也是社会公众评价他人行为及法院判决结果的重要准则。基于其对社会生活以及人们行为的实际影响,我们也应当引起重视,利用其解释法律,弥补法律规定之不足。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家庭具有特殊的地位,儒家思想中关于家庭关系的塑造问题是其核心内容,在社会的长期发展历程中,人们对于如何缔结婚姻、维系家庭,形成了各具地方特色的风俗习惯。我们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应当充分了解并运用这些地方性的知识与规范。

    3. 家庭生活中的事实证明难,需更多的运用生活经验与常识。

    古话有云,清官难断家务事。通俗的讲,这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理说不清,一是事说不清。婚姻家庭生活具有持续性、封闭性、不规范性的特点,其行为规则及方式不同于陌生人之间的民事交易行为,很难留存相应的证据材料。比如财产的取得与交付行为,在民事交易的过程中,会在占有、保管、交付、运输、验收的各个步骤留下一系列的证据材料,但这在家庭生活中是无法想象的,以此要求当事人的举证,显然过于苛刻。又比如夫妻对外债务的真实性的判断问题。通常而言,与一方当事人具有亲友关系的证人的证言,其可信度较低,证明力较小,但在离婚案件中确认债务的问题上,这一思路无法套用,因为肯给夫妻借钱的通常只有亲友,我们在审判中不能脱离社会实际与生活常识。

     二、当前家事审判中存在的问题

    近几年,浮山法院在审理的家事纠纷案件中,离婚案件占了很大的比例。离婚案件是一种发生率高,不确定程度高,存在面广、恶性转化快、连带问题多的特殊民事纠纷。这类案件是否能够妥善处理,不但关系到法院的办案质量,也关系到双方当事人的生活和命运,更关系到社会稳定及发展。

   (一)以离婚案件为例,分析该类案件存在的问题。

   1.导致离婚的主要原因

    ①外出打工,夫妻长期分居导致婚姻逐渐走向终点。

    ②婚外情成为夫妻感情破裂的主要因素。现在很多妇女进城为孩子上学做饭,丈夫在家务农,也是长时间的分居,加上种种诱惑,于是就发生了情感转移,导致第三者介入,影响夫妻感情。

    ③因家庭暴力而提起离婚之诉。在部分农村地区还有残留的封建意识作祟,无视妇女的独立人格,经常实施家庭暴力和虐待,女方长期忍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家庭暴力仍是导致离婚的主要杀手。

  ④再婚夫妻,孩子成为双方离婚的原因。在离婚案件中,有一些再婚夫妻,他们都有自己的孩子,婚后,在一起生活中,因为未妥善地处理好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关系,导致矛盾加深,双方出于对孩子的考虑,最后走向离婚。1.离婚案件的特点

   2.离婚案件的特点及问题分析

   ①离婚诉讼双方当事人以农村村民居多。此类案件占离婚诉讼的八成以上,只有少部分当事人为职工和教师,国家公务员离婚比例很少。浮山是一个农业大县,农村人口基数大,而且农村居民法律结婚时多数都是通过他人介绍认识,婚姻认识时间短,而且在结婚时高额的彩礼,已经为以后夫妻双方的矛盾埋下了导火索。婚后,双方性格开始慢慢磨合、生活习惯开始慢慢适应,如果一方未能理性面对生活琐事,则会使夫妻矛盾激化,再加上双方大人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离婚。

②离婚诉讼多数由女性提起。女性提起离婚诉讼案件的比例达到八成。女性在家庭生活的地位不断提高,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独立的经济收入,逐渐摆脱对男人的依靠,面对丈夫的不尊重、丈夫的暴力,她们拿起法律武器,通过离婚诉讼,结束一段对于她们来说是不幸和痛苦的婚姻。

  ③当事人离婚年龄呈低龄化趋势明显。年龄结构多数在30-40岁之间,在近几年受理的离婚诉讼中,“八零后”离婚呈明显增多趋势,甚至出现“九零后”提起离婚之诉。结婚在一年至三年内离婚的案件也很多。由于结婚时双方年纪太小,婚姻和家庭意识不够成熟,婚前缺乏足够了解,仅凭一时感情冲动就草率结婚,婚后才发现双方性格不合从而产生家庭矛盾,最后导致离婚。 

  ④离婚案件中被告下落不明或者不出庭应诉的情况逐年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应诉手续的送达成为一个难题,离婚案件不同于其他民事纠纷,涉及到当事人的身份关系,在是否可以使用公告送达方式、是否可以缺席审理上法官应慎之又慎。

  (二)司法实践中,举证责任的分配已不适应家事审判

  对庭审中涉及的重要婚姻事实,往往以当事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而否认。对案件的真实事实或真正的离婚原因没有揭示,对潜在的矛盾没有解决。对于当事人要求法官调查的证据,很多时候也以不属于职权调查范围为由,不予调查。这种情况在一方主张配偶有婚外情或有家庭暴力的案件中最为常见。

  (三)在案件处理方法上,忽视家事案件的情感色彩和人伦特点

身份关系案件涉及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具有高度情感色彩和人伦特点,司法实践中,在处理家事案件的方法上,越来越短期化、简单化、程序化,忽视家事案件的情感色彩和人伦特点,有几乎五分之四的离婚案件适用了简易程序审结。在三个月内便处理了当事人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婚姻关系还有亲子关系,表面上看似乎挺有效率,但当事人双方潜在的矛盾或两人之间、一方与子女之间的心结是否能够一并解决,相信在短短三个月内是很难做到的。

      三、家事审判对诉讼程序的特殊需求

     家事审判除了应当适用民事诉讼的一般性的基本原则外,还应当根据家事案件自身的特点而适用一些有针对性的原则。

  (一)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运用。

    之所以强调婚姻家事诉讼中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一是因为家事案件的构成要件事实比较抽象。实体法方面因涉及人的身份关系,家事事件类型众多,无法在法条中详细规定各种具体情形,因此立法上多采不确定法律概念的立法方式,授权法官于具体个案中视个别情况来处理。同时,相比较于财产法中的不确定法律概念,家庭纷争更易受到个人情感、生活环境、社会伦理观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无法仅以严格法条衡量,故法官裁判时应享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二是因为法律效果也具抽象性。除法律要件多为不确定法律概念外,在法律效果方面亦有相同现象,如离婚后赡养费给付的多少、给付的方式,酌定未成年子女权利义务行使负担的内容及方式,扶养义务人的扶养程度及方法,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方法,损害赔偿的数额等,均须由法官综合各种情形加以考虑和衡量。因此,法官在审理家事事件时除遵循婚姻家庭法的规定外,还应参照当事人的身份、地位、经济情况、教育程度、生活情形、当事人意愿及态度等,针对具体个案情况进行最适当的裁判。而是应凭法律、良知、生活经验常识和相应的伦理道德来解决家事事件,追求家事纷争的实体真实。

  (二)家事案件对调解的特殊需求--调解前置且贯彻始终原则

  在一般情况下,强制性的判决对消除家庭不和谐的状态不一定有利,而且公开激烈的法庭争辩反而有可能更加激化彼此的矛盾。由此可见,对抗式程序不适合解决家事事件这类纠纷。婚姻家事事件更多涉及到感情、亲情和伦理道德等因素,既不能用简单的合同关系及其调整方式来解决,也不能简单地以权威性的裁判进行处理,而必须把促使当事人之间恢复感情、消除对立、实现和解(即使离婚也应当"好聚好散"),作为纠纷解决的根本目标和价值取向。所以,在处理过程中法院的主要功能是对纠纷当事人进行人际关系的恢复和调整,使其能自主解决家事事件,使其能预测将来生活的可能变化并协助其积极面对该种变化,并通过法院的职权裁量收集相关证据,重建和谐的社会关系。可以说家事纷争的解决系由寻找事实与人际关系调整两者相互形成合理的处理过程,因而调解在婚姻家事诉讼中有重要地位。

  四、家事审判新模式及探索

从司法实践来看,为拓宽家事案件妥善解决的空间,应选择符合审判实际的家事审判模式,从细节出发,建设符合家事纠纷特点的专业化家事审判模式。

(一)组建专业化的家事审判庭,既有利于高效审理家事纠纷,也有利于整合审判资源。

  1.硬件方面。

(1)与传统审判法庭相比,家事审判庭的布置以暖色调为主,摆放沙发、茶几等,弱化传统审判法庭的庄严肃穆,营造出浓厚的家庭氛围,缓解当事人之间对立、紧张的情绪。

(2)调解室不再是“方正桌椅、白墙”的单调场所,应增加“家”的元素有利于化解家事纠纷。

(3)设置独特的花园式审判辅助区,方便当事人稳定情绪,缓和气氛,与家人、孩子进行互动,让其珍惜难得的亲子时光,有利于进一步化解家事纠纷。

2.软件方面。

(1) 由于家事案件的亲缘性特征,对抗式的诉讼显然不利于消除纷争,而斡旋式的解决方式则可以达到良好的处理效果,而且,调解可以由于当事人对自身权利的处分而使需经多个诉讼才能解决的纠纷得到一并解决,从而实现诉讼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在家事诉讼领域,调解制度尤其有着重要意义。我国现行的调解制度已经确立的原则为合法自愿原则,诉讼前和诉讼外的调解组织为人民调解委员会,诉讼中的调解细则也有相关的规定。不足之处在于:第一,应当将人民调解委员会制度细化,增强其程序性和可操作性,使以人民调解委员会为中心的民间调解和以家事法庭为中心的诉讼中调解结合起来,这样可以更好的实现调解的目的,达到良好的调解效果,同时可以大大缓解家事法庭的诉讼压力和资源紧张压力。第二,在调解人员的选任上,应当设立明确的标准,要求参与调解人员具有调解所需的专业知识、心理素养以及相关的从事社会工作的工作经验。

  (2)加强司法宣传教育。

①要提高农民的素质。浮山县农村人口基数大,11万人口中,有9万多是农民,提高农民素质至关重要。民事审判人员应以庭审讲法为平台,用群众听得懂的语言阐述法理,从不同角度宣传法律,使当事人树立正确的婚姻家庭观念,端正当事人的诉讼目的。

②在诉讼服务中心播放婚姻家庭情景片,感化当事人,让当事人在诉讼中感受心灵鸡汤。

  (3)可以给与当事人一定时间的“考虑期”, 对家事诉讼的审理期限制度进行修改, 适当延长家事诉讼的审理期限。经过当事人同意,可以设置一定的婚姻冷静期制度, 对冷静期的调解时间不应计入审限。

(4) 对审理家事案件的法官进行一定的心理学培训,不管是否将来设置专门的家事心理咨询机构,审理家事案件的法官必然要了解一些婚姻家庭心理知识,这对于处理家事案件是十分有益的;有意识地对家事审判人员进行阶段性的传帮带调整,保证家事审判既保持专业化,又能在保持中融入新鲜血液继续发展可以联合其他具有专业知识的心理专家、教育专家和一些经验丰富的非诉调解人员作为专业辅助力量。

(5)探索设计家事审判格式化表项,如:离婚案件中设计分项内容:婚前(经人介绍?自由恋爱?相处时间、了解程度);婚姻存续期间(结婚年龄、婚史、婚龄、感情状况、生育子女情况);离婚原因(家暴?第三者?);和好可能;让原、被告在分项表各自填写,从而避免当事人因深挖细节导致情绪激动,矛盾激化。

(二) 把促成当事人之间恢复感情、消除对立、实现和解,作为纠纷解决的根本目标和价值取向,将控制与治疗相结合,审判与教育相结合。增设婚姻家庭心理引导、教育制度,有利于婚姻家庭的修复与安定的。

(三) 确定适应家事审判特点的诉讼证据规则。

1.家庭暴力案件中,积极推行证人作证制度。对于一些不易举证的主张适当降低证明标准,在涉及保护妇女权益的家庭暴力案件中,案件的知情人由于种种原因大多不愿意出庭为女方作证,使受害妇女合法权利得不到充分的保护。法官针对证人不愿作证的不同情况,分析证人的基本心态,作必要的宣传教育工作,消除其思想顾虑,同时落实证人作证的补偿措施,使证人能够出庭为受害妇女作证。对于涉及案件主要事实的主要证人经作工作后仍不到庭作证的,如长期与案件当事人相处的邻居、亲朋好友,他们对男方是否对妇女实施家庭暴力比较了解,但因为顾虑到邻居关系或亲朋关系,不愿出庭作证。加大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范围,特别是对不愿出庭的证人。法院依职权进行调查,取得证言,再交由当事人质证。

2.对一些情况有条件地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原则,比如一方举证伤情照片和治疗记录,对方不认可是自己造成的情况下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当然,这是要在家事审判专业化、调查人员配备充足的情况下再实施,否则将过大加重目前已经疲惫不堪的法官的工作量。

  (四)确定家事案件不公开审理原则

   第一,家事案件多涉及个人隐私,涉及当事人生理及性生活方面,而对公民的隐私权(《侵权责任法》第二条已经明确将隐私权界定为一种民事权利)的保护也恰恰是一种公共利益所在。第二,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立法本意就是基于对公民隐私权的一种保护,但是在涉及身份关系的诉讼中,不仅仅是离婚案件涉及个人隐私,亲子、收养关系同样与隐私权息息相关,因此,仅规定离婚案件为非公开审理案件显然范围过窄,应将亲子、收养关系也纳入到非公开审理案件的范畴。第三,如果以公开审理为原则,仅在当事人申请并获法院准许后方能不公开审理,明显的不利于对家事案件当事人隐私权的保护。相反,如果将该制度改为:以不公开审理为原则,仅在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申请且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公开审理不至损害公共利益的情况下予以准许时,方得以公开,这样就能完全实现保护当事人权益和维护公共利益的目的。
责任编辑:政治处